盛宠如意

飞翼

首页 >> 盛宠如意 >> 盛宠如意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九岁小妖后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宠妻书 重生之天才神棍 重生空间种田 蜜汁香桃 修真女配要翻身 寒武再临 夜尊异世
盛宠如意 飞翼 - 盛宠如意全文阅读 - 盛宠如意txt下载 - 盛宠如意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第 225 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不是广平王世子抢救得快,一把捞住了媳妇儿的小腰肢,世子妃都要英年早逝一下。

只是就算是有惊无险,晋王也把世子妃给吓坏了,软乎乎的小姑娘惊恐地看了没皮没脸的晋王殿下一下,真是觉得吓人极了,抖着浑身上下的小肥肉儿脚底下就跟叫狗撵似的玩命飞奔。她鼓着胖嘟嘟的腮帮子眼珠子瞪得滚圆,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晋王,自己埋头跑路,一双小短腿儿就跟踩了风火轮似的,简直如同一阵小旋风一般卷过了禹王府的庭院,撒欢儿地跑了。

楚离竟然没有追上她,信步而行,看着前方仓皇逃窜的小小的身影。

晋王竟然能叫出这么恶心的话来,真不是个东西。

只是母亲笑得很开心,罢了,饶了这厮狗命一回……

他心中百转千回走到了门口,就见自己的小妻子正怯怯地站在大门外,扒着大门眼巴巴地等着自己,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楚离只上前抱住了这个眉开眼笑往自己怀里扑的小姑娘,自己上了车一同回家。也因文帝这一回实在给力,短短一日简直就是废了大皇子成全了晋王,京中到处都有勋贵宗室在打探消息,都不知是个什么情况。楚离也不理睬,回府,闭门谢客。

与禹王妃最要好的广平王妃也闭嘴不言,却命广平王府往禹王府上送了大笔的嫁妆。

这就是广平王府的态度了,又有禹王府娘家与魏国公府等等,待众人的目光都投在禹王府上,禹王府已经是最风光的那一个。

晋王叫禹王妃礼送出门,在门外挠门了很久,这才在京中意味不明的沉默之中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他回了王府便使人往禹王府上送东西,因这一次不必有什么忌讳,自己是有了名分的人,因此恨不能把家里的王府都捧给禹王妃。

他如此看重仰慕禹王妃,自然是真心实意,也因他护着,禹王妃虽然和离再嫁皇子多为人诟病,可是却无人敢在她的面前支吾一句。

至于倒霉元妻嫡子都被弟弟夺走,苦逼得能当黄连水的大皇子殿下……这个……既然不能讥讽晋王与禹王妃,就只要讥讽一下什么都成了一场空的皇子阁下了。

一时间关于幸灾乐祸大皇子的不知多少,其中又有种种秘闻,还有隐隐传出来的大皇子为了一个不怎么样的韦妃冷落妻子儿子,却叫贱妾红杏出墙好大的一顶绿帽子给扣在头上因此愤而吐血追悔莫及等等等。

总之怎么凄惨怎么来,故事里的大皇子若出个戏本子,那绝对是惨绝人寰的千古倒霉蛋儿来的。虽大皇子在病中并不知道,可是韦妃知道的时候,顿时就坐不住了。

她没有想到,当年禹王妃败在自己手下本就是个失败者,可是如今,却依旧这样风光。

禹王妃她是不能攀扯了的,不然不提别人,大皇子就得先给自己一耳光。也不知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的缘故,大皇子如今还对禹王妃念念不忘,总想去寻她。韦妃被大皇子怀疑楚昊的血脉,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况还巴望着禹王妃给自己腾地方后的位置。惊恐野心交杂,她的心里生出一团火,哪怕心里怕极了,可是看了很久自己手中的袖刀,她哆哆嗦嗦地握紧了。

她闭目很久,两行清泪缓缓而下,许久之后目中露出坚定,换了一件十分普通看不出特点的衣裳,把自己收拾得如同一个寻常小妇人,藏好了袖刀便往外头去。

她虽然人手废了大半,却还是有一二忠心的奴婢的,前些时候有人与她报,说魏国公往庄子上去了,顿时就叫韦妃松了一口气。

魏国公府森严,她想混进去十分艰难,简直就是做梦。且魏燕青不必说,魏三就不是好惹的,当年就对自己阴阳怪气,如今只怕更不会给自己脸面。当场捅自己一刀也不是不可能。她正头疼,就知道魏国公去了庄子,庄子上总不会跟国公府似的那样多的人,她已经叫人买通了庄子上的人,能放她进去。

她心里怕极了,心里又难过得厉害,一路恍恍惚惚就到了京郊的庄子上。

这处魏国公府的庄子不大,只是留一个前魏国公在此静养也足够了。韦妃听说前些时候差点儿捅死魏国公的张氏回府,一回府就自己把自己关了紧闭住去了偏僻的院子,带着十一姑娘如昙谁都不见了,知道这只怕是有高人在指点她。

不然若张氏再敢嚣张,那魏国公府老太太还能饶得了差点儿杀了儿子的人?魏燕青能看她在眼前蹦跶?韦妃心里嫉妒这些出身尊贵的女人什么似的,待想到自己,目光便又坚定了起来。

魏国公爱她懂她,想必不管她做什么,都会原谅她!

她才叫一个小心翼翼的下人给领到魏国公的门外,就听见里头传来剧烈的咳嗽声,她心中微痛,只觉得苍天无眼,急忙进门,就见穿着一件简单的里衣的魏国公正伏在床上咳嗽,满脸都是伤痕可怖极了。

他虚弱得不成样子,想伸手去给自己拿了茶水都不行。也不知是不是他失势因此才叫人慢待,这屋里竟一个下人都没有,只空旷冷清得厉害。韦妃目光闪烁,又有些心虚,急忙上前给他倒水。

“你?”魏国公才醒就发现自己叫弟弟给发配了,因大怒又吐了血,下人就往京里寻太医去了,他正觉得愤怒,就见一双娇柔的手,托了一碗茶。

“我对不住你。”魏国公老态毕露,憔悴得吓人,韦妃见了便哽咽了一声。

“你无事就好。”魏国公倒是心里真惦记她,见韦妃衣裳首饰都陈旧,他急忙拉住了她的手轻声问道,“他为难你了?”

他感到韦妃的眼泪滚烫落在自己的手上,心里也觉得疼痛,忍不住安抚地说道,“你不要怕,我病好了,就回去给你做主!”他痴痴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见她再也没有记忆里的娇美明艳,仿佛叫磨难给压垮了,心中难过极了,闭目道,“是我的过错。”

可不是你的过错么,难道都要赖韦妃娘娘不成?

今日因得了庄子上禀告兴致勃勃开看戏开心一下自己的魏国公府熊姑娘们都缩在外头的窗户底下竖着耳朵听着。

十姑娘听得眉飞色舞,还想踩着一旁的花盆爬窗子往里看个现场,叫威严的魏九当场摁住,挤眉弄眼不许她搞破坏。

此事不是世子妃号召,而是魏八姑娘下帖子请她“同乐”,这年头儿再作孽也没有做闺女的这么坑爹的,不过如意觉得做得好,虽然不知韦妃这都叫大皇子给抽成猪头还非要来见魏国公究竟算是什么真爱,只是如意却并不在意。

她觉得自己跟传说中的恶毒女配也差不多了,兴致勃勃跟几个猫腰儿的姐姐侧耳倾听,就听见里头韦妃泣不成声仿佛要把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一般。她心里觉得韦妃这哭得不大专业,又想到前两日晋王传话儿之事,便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我知道,这世间你对我最好。”韦妃见魏国公对自己情深一片,再想到早就想要回头是岸的大皇子,顿时心中难过起来,不在意魏国公脸上狰狞的伤疤,便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魏国公身上也有伤来的,叫她靠过来疼得嘴角一歪,不过难得亲近心上人,他忘情地抱住她,轻声喟叹道,“有你这句话,此生无憾。”

他一心为她,她心里有他,就算不能相守,可是这彼此惦记的感情是真的,他比大皇子幸福多了。

至少,她是这样地为了自己流泪……

“殿下怀疑昊儿是你的骨肉,对我……”韦妃心里哪里还有柔情蜜意呢?只惦记自己的那点心事儿,感到魏国公冷笑了一声,便抓着他的衣襟,目光之中露出了几分癫狂来轻声说道,“你会为我澄清的,是不是?你说过,不管我做什么,都会原谅我。”

他咬紧牙关,默默地从袖子里翻出袖刀,一双纤细的手臂环住了魏国公的肩膀,感到他用力抱住自己,目中闪过一抹狠戾!

血花四溅,她只见温热的血喷溅在了自己的脸上,抬头,看见了一张不可置信的脸。

“你……”魏国公摸摸从心口自背后透出的刀尖儿,指了指惊骇地推开他到了一旁的韦妃。

他心口剧痛,一双眼都有些模糊,可是看见的,却是韦妃那双欣喜疯狂,闪动着野心的眼睛。

那样的眼神,叫她变得陌生极了。

“你既然这样喜欢我,不是说为了我连性命都不要?!”韦妃看魏国公无力地倒在床铺上,血在床上蔓延,心里不知为何叫魏国公看得害怕,却大声道,“如今就是这个时候了!只要你死了,殿下就会信我,信昊儿!你,你如今人不人鬼不鬼,活着也不过是苟延残喘,死也得死得其所!”

她越说越有理,扬起了雪白的脖子看着口中流血的魏国公,期待地说道,“殿下日后,就会待我如同从前。”

她为了取信大皇子,竟然能杀了他。

她说自己人不人,鬼不鬼?

她的眼睛里,哪里还有半点儿情意?

难道从前,真的不过是利用他?

魏国公疼得厉害,喉咙之中涌出了不知多少的血来,听着韦妃在自己面前袒露心声,才明白自己原来对她算不了什么,一颗心都被撕扯得粉粹。

对她那满腔激烈的感情,化作利剑捅入他的心口,比心上的伤还来的剧痛。

她喜欢被男人簇拥爱慕,喜欢他们为了她薄待家中的妻子,更喜欢的是尊贵的名分与荣华,当年嫁给大皇子,不过是因大皇子比他更有前程,会叫她更风光显赫。他耳边听着这许多的话,心里几乎变得绝望,也不知是不是快要死了,他突然想到当年母亲的话。

母亲在他诚挚地爱慕着这个女人的时候,说她心怀叵测,是个不安分的祸家之女,他只当母亲是庇护魏燕青的母亲。

原来并不是……

母亲早就看透了她,因此才会不叫她进门。

为了她,他死了美丽的发妻,与唯一的儿子亲情断绝,与家人形同陌路,赌上了一切,却只换来了如今的结局。

魏国公耳边是韦妃尖锐的笑声,就听见门口传来巨响,房门被破开,几个女孩儿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去叫人寻人过来救他,可是更多的,却冷漠立在远处不肯过来。

那是他的两个嫡女,还有他的庶女,却用冰冷仇恨的眼神看着他,仿佛是想叫他死。魏国公突然想笑一笑自己失败的人生。他一生为她谋算不惜抛弃一切的女人杀死他,他的儿女也想叫他死去,他这一生,还剩下什么?

他一腔的雄心都不见,只绝望得不想再活着。

也不想再面对这个真实残酷的现实。

“捆上。”如意目光森然地看着韦妃,她断然想不到韦妃竟然这样果断,竟然忍心干掉她大伯父的,她正看着王府的侍卫把骇然惊慌,想不到自己会被人看见的韦妃给捆起来,再看侍卫往魏国公面前去了,探了探他的鼻息微微摇头,看着魏国公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她心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这才施施然地走到了韦妃的面前,一脚揣在她的肩膀,看她在地上乱滚,突然轻声道,“大伯父死了。”

总是百折不挠怎么被揍都死不了的魏国公,竟然死在弱不禁风,叫他最信任的韦妃的手里。

如意并不为魏国公有多伤感,只是魏国公一死,魏国公府就有更多的事儿出来。

老太太会不会难过?她姐姐们还嫁不嫁人?!

魏燕青要不要丁忧,要不要生儿子?!

“你真是个贱人!”如意从没有这样直言不讳地骂过一个女子,可是看着艰难地在地上滚动的韦妃,却眯着眼睛轻轻地说道,“就为了大皇子的几句话?”

她想到方才韦妃口中的话,便哼笑了一声缓缓地说道,“你放心,我不是为大伯父抱不平。他当年逼死前头大伯娘,欺负大哥哥,如今就该去下头赔罪。且……”她微微一顿方才柔声说道,“死在真爱的手里,这一生才叫圆满,才叫死而无憾是不是?”

“你?!”韦妃没有想过如意竟然对魏国公毫无在意,眼睛顿时就直了。

“告诉你一件好事儿。”如意一眼就看穿了韦妃心里想什么,见她惊恐地看着自己,还拼命往外躲,便轻声说道,“今早儿陛下下旨,想必你心心念念宰了我大伯父,因此不知道。”

她微微一顿,将白皙娇嫩的脸凑在韦妃的面前,甜甜地恭喜道,“陛下认同侧妃了,说你服侍大皇子辛苦,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实在是真爱,要给你一个名分。”她伸手,在露出惊喜的韦妃的脸上拍了拍。

“名分?!”韦妃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正室的名分,听见如意的话,顾不得害怕,一颗心兴奋得几乎要跳出来。

“陛下封你做大皇子的第一侧妃,日后侧妃之中,你是领头儿的。”如意笑吟吟地宣布道,“只可惜你儿子了……陛下说了,大皇子膝下诸子总是命运多舛,大哥与我家表哥被过继,二哥又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从鬼门关前头过,大皇子还是不要有儿子的好,免得祸祸了孩子是不是?你与大皇子养着你的昊日公子也可以,只是日后,从陛下起,永永远远……”她袅袅地轻声说道,“都不承认,他是皇家子弟。”

她面容可爱柔软,看着十分良善,可是韦妃将她的话听在耳中,却如同五雷轰顶!

文帝是叫她永不能成为正室,叫她的儿子永远都不入玉碟!

“不会的!陛下,陛下不会这样待我!”韦妃方才心里多期望,如今就叫如意从多高的天上打落,这落差太大,顿时就叫她疯狂起来。

“你若早知道,也不能杀了大伯父,少了一个庇护你的人呀。”柔弱的小姑娘嘴舌如刀,一刀一刀捅在韦妃的心口,小声儿说道,“自断臂膀,心里苦罢?”

韦妃娘娘心里确实很苦,苦得心都要碎了,眼前发黑,往前呕出一口刺目的鲜血。

她叫文帝一耳光抽到了尘埃里,不要说大皇子处,日后,又在京中该如何立足?

竟再无脸见人……

她看了看正叫人横着放在床上闭目不动的魏国公,再看看自己的手,突然爆发了一声绝望的哭嚎。

最能够庇护她的,叫她亲手……

如意只是看着她哭,看着她痛不欲生,不知是哭自己与楚昊的绝望的命运,还是在哭叫她一刀捅死的魏国公,口中却含笑低声说道,“还有你不知道的,母亲叫我跟你说声多谢。”

见韦妃用力摇头不要听的样子,她慢悠悠地板着自己的白嫩的手指,目光冰冷地说道,“多亏有你霸着大皇子不放,他这么多年才没有生出更多的庶子与大哥二哥抢位置,你真是辛苦了。”

禹王妃需要一个丈夫在关外出生入死挣军功,可是却不能眼看着他离了自己的耳目肆意亲近姬妾生出庶子分薄了属于楚白与楚峰的好处,这个时候,就是韦妃出马的时候了。

“再跟你说一件事儿。”见韦妃已经露出绝望与惊骇,仿佛发现打从一开始她就落在禹王妃的手段里,如意却想到的,是韦妃将楚离过继时的仇恨,眯着眼睛轻轻地说道,“我家表哥承你照顾。我得感谢你,所以跟你说些你不知道的。赵姬,记得罢?”如意舔了舔自己水润的嘴唇,点着韦妃的额头轻笑道,“她生得跟你这样像,你从未想过为何?真以为这是缘分?”

韦妃浑身抽搐地抬头,瑟缩不堪。

“那是你同父所出的庶妹。当年你害死她姐姐,因此她宁愿舍了自己的一切,也要叫你陪着死。”

如意玩笑地掐了一把韦妃,看她几乎不能呼吸地嚎啕,却眼泪都流不出来的样子,只冷笑了一声,转身,就看见几个姐妹竟不知何时都立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她这样被瞩目顿时有些害羞,急忙捂着小脸蛋儿羞涩地说道,“虽然我生得好看,可是不要叫这样仰慕的呀。”

“你今日倒是厉害。”如玉也看着地上那个浑身抽搐狼狈,叫她生母张氏背了黑锅的女人,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她爹喜欢的竟然是这种货色,还死在她的手里,真是活该。

至于魏八姑娘死了爹不能早点儿嫁人……左右年纪还小,也并不着急。

至于着急的人……默默画圈圈诅咒韦妃娘娘去罢。

韦妃因刺死魏国公被当场抓获,立时就被送到天牢里关着,魏国公的死叫京中哗然,关于大皇子韦妃魏国公这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就有了更多的揣测,大皇子听见自家的故事被再三地联想发挥不知生出多少的怒火,身子越发江河日下,竟不能起身,不得不卧床伤怀从前。

老太太倒是因长子突然没了难过了好一阵子,不过魏二与魏三都是孝顺的人,几个孙子孙女儿也担心自己,老太太便努力把自己活得更结实些。

儿子没了一个,可是余下的孩子还看着她,她也不能倒下。

至于孙女儿们暂时嫁不掉……那要郁闷都是别人家的事儿,老太太儿女绕膝,不知多快活。

这里头最倒霉的就是定北侯了,可怜侯爷一把年纪,想要娶个媳妇儿,简直是难上加难呀。

魏国公的丧事也简单的很,他并不为文帝所喜,说句不要听的,那是给文帝嫡长子头上扣帽子的色胆包天的人物儿,文帝没有抄了魏国公府就是开了恩了。

且过几日还与晋王大婚,这喜事儿之前热热闹闹先来个白事儿,岂不是跟如日中天的晋王殿下作对?因此如意与楚离陪着娘家匆匆将这个倒霉的大伯父下葬,这才揉肩膀揉胳膊地满身疲惫回家去,准备晋王的大婚。

韦妃被丢在天牢,只是文帝不知是不是真的很不喜欢大皇子了,并不许大皇子叫韦妃滚蛋,只是将韦妃面上刺青,夺了她侧妃之位贬为奴籍,发给大皇子面前服侍。

杀了魏国公自然不是这样简单,韦妃被文帝行庭棍几乎打碎了半边身子,不过做夫主的,小妾干的坏事儿就得大皇子买单不是?至少管教不严是肯定有的。

文帝为了安抚魏国公府死了主子,只叫人把大皇子从床上拖了下来,摁在院子里就打了八十重棍,又命滚出京去发配东洲。前儿才把江夏王前世子给安排去了某歌舞升平处的河间王对大皇子表达了热烈的欢迎与包容,慷慨地赠给似乎要常驻东洲的大皇子与韦氏一家三口一处单独的海岛。

方圆之地,四处都是天高云阔大海辽阔茫茫无边无际,特别地合适大皇子。

至于海匪狂风暴雨海啸什么的……大皇子吉人自有天相,不必担心了是不是?

大皇子几乎是被凄惨地撵出上京,如同丧家之犬,不必说恨毒了叫自己挨了无妄之灾的韦氏,只他又想要最后见禹王妃一面却被断然拒绝,不由泪洒衣襟情伤无比,也不必说文帝直到这个儿子走了也再没有见他一面,冷酷到了极点。

只如意几乎恨不能放鞭炮,巴巴儿地扑在城墙上看着凄凉的大皇子带着自己的真爱与爱情的结晶一同往东洲去海阔天空了,不由心中生出感动,当场演唱了一首“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

才唱了两句的世子妃就被忍笑的美人表哥捂着嘴带走,哭哭啼啼晚上只给他一个人儿唱了。

不过世子妃很开心就是了,虽然被啃得要断气儿,到底默默地坚持下来。

大皇子出京不过几日,晋王迎娶王妃。

或许有文帝的暗示,晋王的大婚规格很高,至少楚离都说有些愈制。

晋王已经是亲王,竟然还愈制,那得是多奢侈的婚事呀。

如意陪着广平王妃送婆婆出门子的时候,差点儿叫满目的华丽大红闪瞎了眼,也看见了整个上京都在这喜庆欢闹之中沸腾。她婆婆,如今该叫一声晋王妃了,花轿绕着京城走了一圈儿,仿佛是昭告天下一般,又有晋王带着妻子往宫中去给文帝磕头,文帝当场就宣读了诏书立了晋王与晋王妃为太子及太子妃,仿佛是迫不及待,又仿佛是为了给新妇更尊贵的身份。

如意被拉着凑在御前,看自己的婆婆眉目沉静,华美绝伦,她立在笑得眼角眉梢都意气风发的太子的身边,眉目间都是平和了的幸福。

不必再筹谋,也不必在算计,更不必要庇护儿女,只是自己幸福着,就足够了。

如意看着四目相对的晋王夫妻,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楚离仿佛知道小妻子想到了什么,垂头摸了摸她的头。

楚白也抱着儿子立在一旁,笑容满面很无耻地管晋王叫了一声爹。

文帝就只是笑呵呵地看着,又命新人自己洞房去了。

就洞房这个问题,世子妃对晋王还能不能行表达了一下深深的担心,只是如今这家伙已经有了名分了,如意可不敢叫他有理由抽自己,只在心里嘀咕了两声,过后几日贼眉鼠眼地偷看了一下新婚几日后的婆婆。

见她越发光彩夺目,甚至仿佛还年轻了许多,世子妃就对晋王这体力有了一个很鄙夷的认识——想当初,世子妃还没跟美人儿洞房呢,就已经累得眼睛上头有黑眼圈儿,十分萎靡,哪里还会很水灵呢?

“本太子觉得,这死丫头肯定没想好事!”晋……太子目光犀利啊,今日带着大婚之后的妻子上广平王府的大门,正好儿看见人家家里公公与儿媳妇儿之间关于一只烤鸡腿儿引发的伦理惨案。

可怜的广平王被冷笑连连的广平王妃给摁在桌子上,哭着被儿子压着手抢走了鸡腿儿塞进了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的儿媳妇儿的手里,看这小姑娘背过身去抖着耳朵吧嗒吧嗒啃鸡腿儿啃得喷香,越发伤心嚎啕起来。

美人落泪是十分优美风雅的事儿,只是一个中年壮汉若梨花带雨就不是那么美了。

太子叫广平王虎目含泪恶心得够呛,又见小姑娘吃得眉开眼笑的,便哼笑了一声儿。

“大清早的怎么来了?”广平王妃松开丈夫,见他哭着扑向儿媳妇儿,只得了一个好无辜的鸡骨头,眉眼儿一挑与这两个新婚的家伙问道。

“从前我们多得王兄王嫂照拂,如今有了结果,自然要登门感激。”太子彬彬有礼地说道。

“想报答,给个鸡腿儿罢。”广平王沉痛地对儿媳妇儿不顾当年的饭友之情做出了深深的批判,转头垂头丧气地说道。

太子微笑,如意一头就在他抽搐的目光里滚进了婆婆的怀里,顺便把自己油汪汪的小嘴巴拱在婆婆大红华贵的衣裳上。

太子默默闭眼,因人多抽了这丫头会被人家看到,因此继续含笑默念来日方长。

打从见了这只肥仔儿,来日方长也是太子殿下的老朋友了。

“陛下叫咱们入宫,他顺路路过,因此进门看看。”到底是婆婆,太子妃含笑摸了摸如意的头,给解惑了一下,顿时就叫本想卖个好儿的太子被众人鄙夷,只是她心中快活,被太子捧在手心儿日子过得甜蜜顺遂,此时一颗心都满满的,回身握住了太子的手,看他眼睛都亮了,这才起身与广平王妃轻轻地说道,“虽然你我之间不必见外,不必客套,可是我还是要说……多谢你这么多年护着我。”

若没有广平王妃,她的日子只怕要艰难百倍。

“你给了我们阿离,我们一家,命都可以给你。”广平王妃微微一顿,难得眼眶微红,却仰头笑着说道。

她得感激她,若不是她给了她楚离这个儿子,她这一生,还有什么乐趣儿呢?

“该走了。”身边作陪的是一个连声追着问自己什么时候给鸡腿儿的广平王,太子如今也是成家立业的人了,那可不能随便给别人花钱败坏家业,给个男人花钱那就更过分了!

他绝不理睬广平王的追问,用含笑的眼神看了握住了耳朵的如意一眼,这才施施然带着妻子走了。

这来的这一趟仿佛是炫耀一样,如意觉得太子这是小人得志,一点儿没想起来想当初广平王世子炫耀得比人家还厉害,又跟公公战斗了一下,靠着自家美人儿的武力抢走了一盘子炸得焦焦酥脆的小银鱼儿,叼着一条最热乎的仰着头翘着尾巴在王府里逡巡游戏了一圈儿,待到了晚上肚子饿了正要继续开饭,却被文帝的之后的一个旨意给吓得碗都掉了,简直不敢相信。

活的好好儿的文帝老头儿,自己退位做太上皇,将皇位让给了儿子。

这样快速,简直不能叫人相信。

待如意知道的时候,太子与太子妃已经被留在宫中不必出来,礼部开始筹备禅让与登基大典。

如意还是想不明白,只觉得自己心里的文帝虽然颤巍巍的看似糊涂,可其实是一个合格的帝王,也有帝王对儿子的警惕及对皇位的看着,怎么会好好儿的就禅让了呢?不知为何,文帝竟然还宣她入宫,不叫楚离陪着。虽然文帝这成了不大要紧的太上皇了,不过如意依旧十分恭敬地把自己打扮得十分好看郑重地往宫中去了。

文帝贴身的那个内监赔笑把如意请到了一处别宫。

如意一进去,就见这宫中到处都是香烟,上头有一个牌位。

文帝叫一个年轻的妃嫔扶着,弓着腰看着那牌位。

如意上前给他行礼,见他一双老眼沉默地看着那牌位,也顺着看去,却见上头什么都没有写。

“这么多年,朕都老了,也不知她还会不会认出朕。”文帝苍老病弱的声音在如意的耳边传来,他垂头看了看这个打小儿纯良天真的小姑娘,仿佛想到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她生得无忧无虑活泼灿烂,也会在他的面前无拘无束,十分机灵地说话。

她说的话真有趣儿,生机勃勃,又总是会叫他开心,她眼睛里的神采仿佛是他在晦暗的后宫看到的最明亮璀璨的颜色。

他为了留住这份光彩,娶她做了自己的皇后。

她脸上依旧有笑容,变得谦和威严,慢慢地,他竟想不起她的从前如花的笑靥。

她越来越像一个皇后……他心里为她的改变感到满意,可是不知为何,却又有些不敢再面对她。

他这一生,唯一喜爱过的女子。为了她,后宫在她产子之前,没有一个子嗣。

他对她更多的动作视而不见。

她知道大皇子刚愎自用,知道他拎不清是好是坏,择遍京中闺秀,选了最好的那一个嫁给大皇子。大皇子妃美貌绝伦,难得的是心胸谋略不输男子,就算日后大皇子不行,可是有了妻子的臂助与权谋,依旧可以辅助他登上那个位置。

她也知道帝王对嫡皇子如今宠爱,可是日后皇子渐长帝王将老会迎来忌惮与防备,因此放手叫庶子们争夺,将这天下搅得混沌不清,叫大皇子不要那样显眼。

她早早就择中了没有母家,却如狼似虎的小皇子,刻意冷落慢待,叫他在宫中为人践踏挣命,只为了叫大皇子走在宫中遇到这个落魄的庶出弟弟,伸手帮他一把。

雪中送炭,绝望隐晦到了濒临崩溃的皇子,不会拒绝任何一点真实的温暖。

可是最后阴差阳错,不知内情茫然无知地推开那扇宫门的另有其人,从此命运在那一刻转向谁都不知道的方向。

的确没有人会拒绝温暖,晋王这么多年的执着,不过是为了死死地抓住当年的那双对他伸来的手。

文帝静静地看着这香烟缭绕的牌位,眼中露出的是独属于老人的伤感。

他知道自己伤了她的心,辜负了她,他这一生美人在侧,可是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快活。

她死前一把火把自己烧了,说要干干净净地来,也要干干净净地去……连合葬在一起都不肯。

绝情至此。

他背离她,她决绝,从此天人永隔,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我是真的想,把这个位置留给我们的儿子。”他看着漠然无声,仿佛在与自己说生死都不要再见的妻子,闭了闭眼,浑浊的泪水流下来,轻声说道,“你的血,依旧在皇位上延续。”晋王没有子嗣,楚白会被立为太子,她与他的血脉,最后不过是只错过了他们的儿子。

这样就够了,他对她有了交代,就算这一生,他还要继续醇酒美人地沉沦,可是却不必到死都亏欠她。

他放逐了他们的儿子,却保住他的命……

“去罢。”迎着如意疑惑的眼,文帝浑身上下都带着的是暮年老人的沉沉暮气,拍拍如意的头。

他把自己叫进来就为了叫自己站着听他喃喃自语?如意什么都没听清,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听话地点头出来。

她恍恍惚惚地走在明媚的御花园,看着眼前繁花似锦,心情也好了起来。

一个红衣美艳的青年静静地立在宫门口,她看见他,嗷嗷叫着扑进他的怀里。

楚离并不问她与文帝说了什么,只用微冷的手摸了摸她的头。

“什么事儿都完了,没有我操心了的,以后我跟表哥什么都不必想,天天开开心心过日子。”

魏国公死了,大皇子一家往东洲跟海匪们玩耍,婆婆有了结果,自己的姐姐们虽然要守丧,不过也已经圆满。如意觉得自己发愁了太多别人的事儿,冷落了自家美人儿,忍不住拱进他的怀里开开心心地说道,“以后,我,我的心里只有表哥。”

她抱住楚离纤瘦有力的腰肢,绣着清冽的香气,突然忍不住笑起来。

当年懵懂,一头滚到这美人面前的胖团子,又如何想过,竟然会有能与他厮守终身的幸福呢?

或许,这就是缘分……她滚进他的怀里,他就再也不曾撒开她的手。

“小九儿很幸福呀。”她捂着嘴眼睛都笑得弯起来,轻轻地说道。

“并不!”楚离把她如同儿时那样抱起来坐在手臂上,却冷冷地哼了一声儿。

“表哥不幸福?”广平王世子妃顿时很受伤!

娶了她却没有幸福感……

还是不是真爱了?!

“上蹿下跳这么久,没见圆房,你觉得合适?”美人的眉梢儿荡漾着一抹令人神荡魂消的风情,挑眉问道。

只能看不能吃,太人渣了。

“圆房?这个……”这个话题好生犀利,世子妃竟无言以对,很久之后她突然想到什么,顿时凹胸凸肚不可一世!

“很不错啦!”一根白嫩嫩的手指头理直气壮地点在美人儿艳色无边的脸上,“至少咱成亲了不是?更倒霉的是姐夫们呐,连个正经名分都别想有。还有你看四叔来的,这只存在于话题里,得多悲催?!”

她咿咿呀呀地抱着他,说着许多的傻话,叽叽呱呱没有消停,可是楚离抱着暖暖小小的妻子,却突然微微地笑了。

她总是格外有自己的道理。

可是愿意纵容她的,却永远都是自己。

有她在,晦暗的一切都明亮起来。

此生白首不离,如意欢喜。

《盛宠如意》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楼文学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小楼文学!

喜欢盛宠如意请大家收藏:(m.xiaoluo.cc)盛宠如意小楼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麻衣神相 女配是重生的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 极品妖孽 武神天下 全能透视 何秦合理 黎明之剑 实力不允许我低调 悠闲小农女 嫁给林安深 兔子想吃隔壁草 闪婚总裁契约妻 妾本惊华 超级男秘 嫁入高门的男人 傲娇男神住我家:99次说爱你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 官道红颜 重紫
经典收藏 和废物大美人在一起了 蛇夫 凤耀异世 咸鱼飞升 远古悠然生活 凤凰羽毛麒麟角gl 我做宠妃那些年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木仙传 最后两千块 从现代飞升以后 以魔问道[修仙]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倾城元素师 女帝直播攻略 大魔王娇养指南 江采今天追到妻了吗 烈火为裘 侯门锦绣 帝师
最近更新 鬼医毒妾 快穿之哥哥才是真boss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穿书后我成了女配的金大腿 消除你的执念[快穿] 夕雾缘 隋宫烟云 大魔王娇养指南 [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 神凰不为徒 乱局-清缘,执念 我全校都穿越了 宠妃的演技大赏 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封敛雪印 鸿蒙仙缘[穿书] 红楼之群英荟萃 家有萌徒养成中 我女扮男装那些年 海葵[综]
盛宠如意 飞翼 - 盛宠如意txt下载 - 盛宠如意最新章节 - 盛宠如意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