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室难为

一苇渡过

首页 >> 继室难为 >> 继室难为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农门娇 芙殇 天医凤九 重生之侯府嫡女 名门贵妻:暴君小心点 神医傻妃 神医凰后 邪帝冷妻 丑女如菊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继室难为 一苇渡过 - 继室难为全文阅读 - 继室难为txt下载 - 继室难为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356章 番外二 欧洲见闻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从宣武到隆盛,政治清明,民生尚可,加上这几年来开了海禁,出洋一趟一夜暴富的人不在少数。

富贵险中求,这是谁都知道的,这几年间,越朝出海的人员翻了十几番,大大小小的船队穿梭于海洋之上,带出了丝绸瓷器,带回了巨额的财富还有西洋的文化,文化冲击,利益争夺,这都是必可不少的。

这些年安宁等人则是亲眼目睹了民间的巨大变化,不说别的,就是扬州,也出现了一些明显带了西式风格的店铺。历史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重合,却又是在某些地方偏离了轨道,安宁想到前世她所处的时代,那颠沛流离、战火纷飞的时期,不过看这架空的世界,一切似乎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安宁他们乘坐的大船乃是商船,在宣武帝初开海禁时,安宁还曾打过这块大蛋糕的主意,浩瀚的海洋总是很迷人。只是想想,后来泉州受倭寇袭击时,泉州官兵利用官船走私,事发后这商船被青萝的娘家得了,只可惜废太子被圈禁,房家也受到牵连。这船队就被人买了下来,至于这买家,是当初张家的家生子,如今已经脱了籍。

船队的货物占大头的是在海外最受欢迎的茶叶、瓷器和丝绸,这个时代,就有‘一船瓷器等同于一船黄金’这样的说法。

广袤的湛蓝色水世界,遥望去似和这湛蓝连结起来的天际,在海上,人渺小的如同蝼蚁,安宁在最初的惬意后,情绪也有蔫了。

可怜的景琳晕船晕的厉害,后面还有些低烧,撒泼的搂着安宁不放手,跟只刚满月的小狗似的。

安宁把柠檬片喂给景琳吃,又细细的给小儿子擦脸,大老爷看了心里不太舒服,冷哼一声。

张致远脸沉如水,淡道:“景琳已经不是三岁幼儿了,他再有几年就弱冠了,怎能如此娇惯!一般男儿像他这般年纪,都已娶妻生子了,你不要老当他还是不懂事的小孩般护着!”

景琳虽然蔫吧,但父亲的话还是听见了,故意往安宁怀里扎,哼唧着:“娘,难受~”

安宁瞪了张致远一眼,“景琳你又不是不知道,心理年龄和实际年龄严重不符,自己还都是个孩子呢。再说他不是难受么,我做娘的哪能放心。”

——景琳打小就跟在父母身边,比起兄长们,实打实算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夫妻俩对他完全是放养(实在是恨铁不成钢,有心无力),到头来,字写的还是跟狗爬了的似的。

景琳被关心了,心里边儿高兴不起来,娘她这算夸奖吧,算吧,算吧?!

张致远哼了一声,“乳臭未干的小鬼!”

景琳得意了,小声同安宁嘀咕道:“娘,爹真是越发霸道了,以往是生人勿进,现在连儿子都不要了。脸一沉,怪是唬人的,还有那不知情的曾偷摸问儿子,说娘是不是儿子的娘子呢。”完全一派憨态,这个社会的孩子早熟,像景琳这般大,快些的连孩子都有了。他还保留几分孩子的清澈纯真,在长辈面前撒娇卖痴并不感到别扭。再加上生了一副好相貌,说笑间直觉得桃花朵朵开,不自觉地就忽略了他的年纪。

景琳这话不啻于捅了篓子,张致远脸色又一沉:“说的什么话,成何体统!那些个不开化的野蛮人!”似乎又想到什么,脸色更加不好看,飚冷气。

娘俩儿瑟缩,安宁瞪了景琳一眼,‘可把娘害苦了。’

景琳咧嘴,‘娘,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安宁冷哼,把半个柠檬塞到他嘴里,‘酸不死你,臭小子!’

景琳呲牙咧嘴,眨眨水润杏眼,‘娘~’

也不管儿子在,大老爷抱起安宁,临走时摞下一句:“不准再和那些野蛮人往来。”

“哎呦,好浓的醋味啊~”景琳捂着脸,自言自语:“爹还真是顽固不化,不就是唐尼亲了一下娘的手背么,可那是人家的礼仪。爹可真可怜,难道不知道我们就要奔向他嘴里‘野蛮人’的家乡了么?哎,下次见到唐尼我得提醒他,爹不是好惹的,娘也是,唯恐天下不乱,明明就是想看爹变脸么,偏偏还要把我拖下水。”

拿着手上的柠檬狠狠咬了一口,然后……

“……嗷——酸、酸——”

这厢,张致远沉着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被宠的越发随行的安宁笑盈盈的坐到他腿上,趴在他肩膀上,柔声道:“生气啦?吃味了?”

张致远斜睨她,这女人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宁儿很高兴?”

语气危险,安宁敢保证要是她敢肯定,可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赶紧顺毛捋:“你为我吃味我当然高兴啦。”

张致远一愣,白皙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接着脸色又一沉:“别以为这般说我就会高兴,那些个洋毛子不知矜持为何物,那般所谓礼仪,成何体统。你是张家妇,合该恪守妇德……”

得了便宜还卖乖,迂腐酸儒,大男子主义,霸道顽固……安宁腹诽,还得装出听话的模样,要不然看那西洋宫廷长裙的下场就知道了。安宁凑过去低语一句,成功的让喋喋不休的大老爷愣住,锢着纤腰的手也不自觉地收紧。

此次航行并非一帆风顺,浩瀚大海,未知海域,危险无处不在。在途中,还曾几次遇到专门以劫掠海商为生的海盗,穿过马六甲海峡,从印度洋进红海,再从苏伊士运河经过地中海,长长的海线,过程不说,最后平安抵达了欧洲。

漫长的航行,景琳在渡过适应期后,以他顽强的生命力,早就生龙活虎了。再次重新站到陆地上,安宁差点要哭了,坐过飞机,哪里知道现在人力轮船的苦,好在还有空间支撑,如果可能的话,安宁还真想一直呆在空间里,直到达到目的地再出来呢。

——不多的好处就是途径各地,当地的特产都有搜刮,再者这广袤的海洋可不是空间里的海洋能比的,顺便敛宝不手软。

“景,你真的来啦,天呐我不是做梦!”唐尼见到景琳,高兴的快晕过去了,习惯性的吻了景琳面颊一记,景琳回吻,成功的让下船的张致远黑了脸。

唐尼大约二十五岁左右,金发蓝眼,十分俊俏。待到张致远搀着安宁下船,唐尼亦是热情的迎上去,“哦——”景琳赶紧拉住他,唐尼不明所以,景琳赶紧用法语婉转的解释:“你知道的,我父亲不大适应你们这里的礼仪,而且不喜欢太热情的人。”

唐尼笑的灿烂极了,“哦哦,亲爱的景,没想到现在你的法兰西话说的这么流利了,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对于景琳的解释,唐尼浑然不在意,“法兰西是个热情的国度,你父母肯定会被我们的热情打动的。”唐尼的中文还凑合,勉强能听懂。

张致远是个自持的人,就算是不喜欢唐尼,还是矜持的朝他点头,只不过等唐尼操着半生不熟的话赞美安宁时,冷气外放,将安宁护在身侧,避过去。

景琳感觉父亲的冷冽的眼神嗖嗖的朝他戳过来,赶紧上前解释,这般折折腾腾又一阵,等到唐尼知道他们这一次来带来了几船的瓷器、茶叶和丝绸,激动的都要哭了。饶是安宁,也觉得法国人特有的热情还真让中国人有些吃不消,更不用说张致远了,倒是景琳和唐尼称兄道弟,玩的很开。

——唐尼是景琳在广州认识的,据说是来越朝游玩的,是法兰西的贵族,尽管他看上去半点贵族的气质都没有。虽说随着海上贸易的盛行,来越朝的外国人不少,但当地人对于外来者还保持着戒备,尤其是像唐尼这样金发蓝眼睛的洋毛子。景琳野惯了,也没那么多束缚,主动和唐尼交朋友。至于这个主动的理由,不说也罢。

美曰其名他要尽地主之谊,进行文化交流,领着唐尼各处转悠,短短一个月,俩人熟稔的不得了,唐尼走的时候十分不舍,据说是抱着景琳泪流满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生死离别呢。唐尼到越朝来带了不少法兰西物品,走的时候将他带的好些礼品都送给了景琳……

——这次出海,之所以先到法兰西来,不得不说唐尼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强龙不压地头蛇,在这陌生的地界,有个东道主引导,自然少了很多麻烦,当然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看这从远洋而来的几大船货物就足以说明问题,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至于法语,景琳和唐尼朝夕相处间学的,上辈子安宁因为学业的缘故在法国呆过两年,虽然这么多年没再用过,拾起来也费了劲。

“景,你的国家真是个美丽富饶的国度,太华丽了,要不是这两年被事情绊住了,我真希望再次去!不过你们一家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就是那句有朋友从远方来就乐乎哈哈。”唐尼热情丝毫不减,“你们来了,就尝尝我们国家的美食,美酒,我相信你们会喜欢的!”

一路上,唐尼拉着景琳说个不停,安宁挽着张致远的手,也听的认真,时不时的和他低语几句,碍于外人在‘发乎情止乎礼’,却不影响夫妻二人之间的亲昵。

唐尼叹道:“亲爱的景,那位女士真的是你的母亲?她可真年轻,也十分的美丽。”当然了这句话是用法语说的,景琳听了嘴角咧咧,得亏我没告诉他我大哥的年龄。

——原本这些年,安宁有意识的让容貌更趋近于实际年龄,当然了贵妇们都有自己的保养法子,看上去年轻十岁也不是问题。等出海后,也不再刻意遮掩,再加上东方人在西方人眼里看起来就比实际年龄年轻。若是不说,安宁和景琳站在一块儿完全就是姐弟,唬唬人还是挺容易的。

本来安宁还以为她是最先适应的,没想到景琳反而适应的更快,他连过渡期都没有,对新奇事物接受度高的吓人,以至于没几日,他脱下了长衣,换上了白衬衫、丝绸马裤、马甲,方头织锦缎面料带有小金属片装饰的鞋,长发散散的束起来。不得不说这奢华的面料,精细的剪裁,还有繁复的装饰,亮丽的刺绣,优雅而奢华的打扮,很适合烁烁生辉的景琳。

安宁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我儿子就是好看!”

张致远以冷哼表示自己的意见。

安宁笑眯眯拉过景琳,道:“别理你父亲,入乡随俗是应该的,难道还能一成不变吗?再说了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可取之处,我们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才是。”

景琳偷笑,娘这话可不是说给他听的。“娘说的对,对了娘,唐尼邀请我去马场骑马,还有他的朋友对咱们的文化很感兴趣,想邀请父亲和母亲去参加聚会…”

安宁斜睨了眼大老爷,笑道:“再晚几日吧,还有些事没处理好。”

景琳点头,他们想要在法兰西定居,自然还有一些程序早走,明面上总得要办妥当才是。等景琳要走的时候,安宁突然说道:“儿子,你觉得一座葡萄园怎么样?”

******

这时代,欧洲刮起了东方风,神秘的东方在他们看来就是蒙着神秘面纱的美丽富饶的国度,东方的瓷器、丝绸和茶叶尤其在欧洲受欢迎和追捧。

借着这股儿春风,再加上有唐尼做中间人,安宁一家人很快在法兰西站稳了脚步,当然了还得托那几艘瓷器丝绸以及接下来可能的合作的福。不得不说唐尼虽然看上去不羁,但实际上却很有手腕,作为法兰西新崛起的贵族,得到法兰西皇帝的宠信,再从海上贸易中为家族赢得利润,成为新一任族长,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等他们带来的船队装满了金银,还有法兰西的物品,起航的时候,安宁和张致远已经在薄雾笼罩的葡萄园里享受午后暖暖的阳光了。葡萄园坐落在群山环绕的山谷谷地,透过黑黝黝的树林,金黄的枯草和偶尔夹杂其间的明艳小花交织在一起的天然屏障,一望无际、整齐排列的绿色葡萄架充盈在视野中,宛如仙境般使人迷醉。

安宁还是小看了闷骚的老男人,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从最开始的排斥之(不能说排斥,只能说是某些不矜持的行为)到现在的坦然接受之,带有洛可可风格的着装让他穿起来,莫名多了几分禁^欲的感觉,迷人极了。

法国是个浪漫唯美的国度,潜移默化下,老男人焕发青春,安宁欣然于他的改变。景琳望天:老夫老妻了还整天当着儿子的面秀恩爱什么的最讨厌了!

安宁放下瓷杯,似笑非笑的盯着景琳看,直到景琳受不来投降了,才慢悠悠的说道:“景琳,我听丽萨说有个漂亮的小姑娘在追你?”

景琳捂脸,道:“娘,你不要听丽萨胡说,只是珍妮向往东方文化,我们谈的来罢了。”

安宁笑道:“你现在都快二十岁了,你大哥二十岁的时候云泽都有了,而你现在身边连个人都没有。法兰西的好姑娘也蛮不错的,我和你父亲是不介意有个蓝眼睛绿头发的孙子的,儿子。”

“娘——”景琳难得有几分腼腆,“父亲,你也该管管母亲,这种事哪能随便的。”

张致远抬头,难得给了儿子一个正眼,“你母亲说的对,不过绿头发不好看。”

景琳翻白眼,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他都不明白了,母亲接受度也太高了,连带着父亲也被带偏了。

没想到他们夫妻俩的玩笑话竟在两年后成了真,景琳抱回来一个混血宝宝,大眼睛高鼻梁,长得很可爱,不过明显母系基因太强悍,宝宝一头金黄卷发,眼睛是碧绿色的,要说哪里不同,就是五官要比欧洲人柔和些,不过看起来长大后就是个迷人的大帅哥。

夫妻俩的反应是——

安宁笑眯眯:“不错嘛,一般混血儿会很聪明的。”

张致远淡笑:“起码不是绿色的头发,眼光还行。”

景琳:“……”

至于孩子的母亲,景琳不愿意说,安宁愣是没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张致远给宝宝起名叫张云祁,唐尼成了孩子的教父,顺便起了个洋名儿,叫卢卡斯,对此张致远不置可否。

顺便说一句,唐尼还有个很霸气的汉名——王霸……

宝宝的母亲不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宁和张致远带孩子,大老爷对孙子远比对儿子温柔,不过儿子小的时候做父亲的还是很疼爱的,长大了才严厉起来的。

葡萄园的事大部分是景琳在管,他也乐得管这些,后面就满欧洲的跑,等云祁三岁了,景琳就带着他颠颠跑,弄的小孩儿一句话夹杂着几种语言。说他们俩是父子,其实更像朋友,有的时候在安宁看起来,卢卡斯比景琳还要靠谱。

张致远和安宁后来也跑其他国家玩,空间里放了好些个收藏,她还同张致远打趣说:等个几百年,这些个就成了古董,收藏价值还是挺高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继室难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楼文学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小楼文学!

喜欢继室难为请大家收藏:(m.xiaoluo.cc)继室难为小楼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早安,军长大人 云猎户的小夫郎 纯情花嫁 金粉丽人 我的娇妻 特工学生 大小姐驾到 征战诸天世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万古神帝 宁王妃 重燃1990 反套路快穿 教我如何不想他 军户小娘子 修真聊天群 十八钗 我是至尊 销魂殿 都市极品医神
经典收藏 春暖香浓 掌中之物 穿越之农门恶妇 喜良缘 丞相夫人 慕南枝 秀色满园 农夫家的小娇娘 春日宴 爱谁谁 嫡长公主 桃妆 百媚生 不笑浮图 奸佞国师妖邪妻 覆手繁华 摄政王的特工萌妃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尚书大人易折腰 一凤九龙
最近更新 帝王攻略 国色生香 掌中之物 九侯嫡女 娇术 惊世毒妃:傲娇王爷强势宠 重生农女:神秘相公,太会宠 贵女长嬴 至尊狂妻,极品废材小姐 最春风 簪缨问鼎 一世倾城 把酒话桑麻 韶酒无华 神医凰后 味香 农门锦绣 明月清风如有待 榴绽朱门 寡妇门前
继室难为 一苇渡过 - 继室难为txt下载 - 继室难为最新章节 - 继室难为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